穷人与富人

    古希腊体育从一开始就是社会上层的特权,一直是昂贵的投资。公元前六世纪训练馆的出现为社会中下层的年轻人提供了训练的机会。尽管上层不再垄断体育运动,他们还是具有更多机会:他们从小就有更多更好的食物,有更多的空闲时间来训练,有钱去各地旅行;而且他们可以雇佣专业的教练。只有在极偶然的情况下,出身下层,但天赋超众的运动员才有机会崭露头角。P176

    奥运会比其他赛会更加昂贵。奥林匹亚是一个很难到达的地方。运动员还必须提前一个月到达以完成规定的训练。在这一训练和比赛期间,运动员没有任何收入。不够富裕的运动员只能先参加地方性运动会,通过取得优胜赢得物质奖励。如果在当地取得了成功,他就可以得到奖金,提升自己的目标。大满贯赛事的冠军只得到桂冠作为象征性的奖励,但他们会得到家乡城邦的奖金。由于没有铭文说明冠军的社会地位,现在无法了解有多少来自社会下层的人成长为职业的一流运动员。

P207    贫穷的运动员可能得到赞助。赞助者不仅可能是家乡城邦或国王,也有富裕的个人愿意资助有潜力的运动员。例如来自埃及的经纪人芝诺就资助年轻的皮洛士学习和竞技体育的费用。

    声望最高的赛马则一直是上流社会的运动。雅典人阿尔基比亚得参加公元前416年的奥运会时就选择这一项目,因为普通地位的公民没有能力参加。下层青年只能作为骑师参加赛马,然而这一比赛不是骑师之间的竞赛,而是马匹所有者之间的较量。

© KU Leuven,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