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西利乌斯的批评

    卢西利乌斯是尼禄皇帝时代(公元一世纪中叶)的讽刺诗人。他的作品打破了现实和理想的界限。在他的讽刺短诗中,卢西利乌斯嘲讽古希腊的竞技理想:运动之美荣誉,以及运动员和军人的联系。他使用多里亚方言写诗——品达用这种语言歌颂运动员。

希腊人每次比赛拳击

我安德罗莱奥斯从未缺席。

丢在比萨一只耳朵,在普拉苔亚一条眉毛。

在德尔菲被击倒身亡。

家父达摩铁勒向大家宣布

他会抬我出场,无论我是死是伤。

    在这首关于运动员安德罗莱奥斯的讽刺短诗中,卢西利乌斯滑稽地模仿了称颂铭文的格式。常用的习语“在我参加的所有比赛中,我都获得了胜利”在这里变成“我参加了全部的比赛”。接下来本应是读者期待的胜利名单:“一次奥林匹克运动会冠军,两次地峡运动会冠军……”作者却写道,拳击手安德罗莱奥斯每一场比赛下来,便丢下身体的一部分。他也嘲弄了“为胜利而死”的理想:与阿里希翁式的光荣牺牲相反,安德罗莱奥斯被从德尔菲竞技场半死不活地抬出去,毫无荣誉可言。最终宣布运动员的胜利时,他的父亲和城邦会分享荣誉,那是狂喜的辉煌时刻。但在这首诗里,最终的宣布伴随着不可逾越的耻辱。

    卢西利乌斯通过将胜利者的颂词移花接木运用到一个典型失败者的方式,指出了竞技体育的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差距。

© KU Leuven,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