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运动的理想

    十九世纪下半叶,英国的绅士运动员普遍认为参加重要比赛的必须是业余运动员。起初,这代表社会阶层的不同:上层社会的运动员是业余选手,而工人出身的运动员则是职业选手。到十九世纪末,这一概念阐释为:业余运动员是指不因其体育运动获得任何薪酬的人。关于这一概念精确定义的讨论还在继续:业余运动员是否可以与职业运动员共同参加比赛?一个运动员是否可以在一项体育赛事中作为业余运动员,在另一项赛事中作为职业运动员?体育教师是职业的吗?体育俱乐部能否为运动员支付国际比赛的路费?……

    直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现代奥运会只允许业余运动员参加。奥运会史上的一段著名插曲是索普的例子。美国运动员詹姆斯·索普是1912年斯德哥尔摩奥运会十项全能和五项全能的双料冠军。瑞典国王向他颁发金牌,赞叹道“你是世界上最伟大的运动员!”奥运会后传出索普曾在学生时代参加棒球比赛获得收入。由于不再被认为是业余运动员,他的金牌被取消。直到1982年国际奥委会才收回这一决定,已故的索普得以恢复名誉。

    国际奥委会的政策依据来自古代:古希腊的运动员是业余性质的,而奥运会胜利的唯一奖赏是橄榄叶冠。几位著名学者,如马哈菲、加德纳和声望卓著的加丁纳,都认为古典时代的希腊运动员是业余选手,并认为在希腊化时代和罗马时代引入职业比赛之后,运动会便走向衰落。由于这些学者自己是现代业余运动理想的支持者,他们将理想倾注在古希腊人身上。今天不再有学者认为古希腊的运动员是业余选手了。许多运动员的确来自上流社会,但他们对接受赛会的奖励和家乡城邦的丰厚奖金毫不内疚。

© KU Leuven, 2012